Original

A collection of 1 post

Original

如果這段旅程終將被遺忘 Prototype 其一

整理下現在的情況吧。 毫無疑問,我在回過神來的時候意識到自己正站立在一座向下的樓梯上,只消再走下幾級臺階就能看到走廊盡頭那間酒吧的門。 說這座樓梯是向下的,并非因爲我内心抗拒向上,而是眼下不得不放棄向上的念頭。這該死的樓梯在向上走的時候化成了無限循環的潘洛斯樓梯,很顯然「它」拒絕提供其他選項,更可惡的是這座樓梯沒有任何可乘之機,無論是下到走廊再返回、還是嘗試攀爬扶手都是一樣的結果。 我只能面對這間酒吧。 既然是「下」來的、又看不到陽光,那就當作是一間地下室酒吧好了? 沒辦法了,打擾看看。 『叮鈴』 隨著酒吧的門被推開,清脆的鈴聲響起。穿過門廊看到正對著入口處的吧檯。酒吧空無一人,能夠充分讓人體驗到突然來到完全陌生之地時内心的不安……如果不是因爲那該死的樓梯! 「歡迎光臨」 伴隨著非常悅耳的男聲,白色頭髮、修長的劉海蓋住右側臉、只露出左側藍色眼睛的酒保從吧檯后直起身子,微笑著轉向這邊,樣子看上去似乎剛剛正在吧檯内擦拭酒杯。 「你好……請問這是什麽地方?」 「如您所見,這是一間酒吧」 「我當然能看出這是間酒吧!」酒保的回答讓我有點惱火,「你能幫我解釋一下酒吧外面那座爬不上去的樓梯到底是什麽情況嗎?……而且我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麽,